落秋中文網 > 歷史小說 > 寒門狀元 > 正文 第二四七三章 盛情難卻
    沈溪即將抵達,南京城里已商議好迎接事宜。

    這天晚上,魏國公府燈火通明,徹夜做準備。按照流程,沈溪將會被請到魏國公府做客,同時過來的還有留守金陵的勛貴以及重要的文臣、武將,因南京兵部尚書和守備太監同時出缺,使得魏國公徐俌成為南京城真正的掌權者,現在城里城外都在他控制下。

    不過徐俌卻心知肚明,沈溪一來,所有的舊格局都將被打破。至于鎮守太監張永即將到來,還有南京兵部尚書究竟花落誰家,在沈溪到來這件事前都顯得無足輕重。

    正堂內,徐俌的人證在將剛剛打探來的消息詳細向他奏稟。

    “……沈尚書一行已在大勝港駐扎,明日一早兵馬登船,順流而下,預計午時前便可抵達南京城外。按照之前得到的消息,沈尚書麾下兵馬不會進城,他自己會帶著隨從進城來跟六部的人接洽,至于明晚是回軍營還是留在城內歇宿則不得而知……”

    跟徐俌說話的人名叫徐程,乃是徐俌堂弟,在南京官場算不得大人物,但做事老謀深算,深得徐俌信任。

    當初徐俌巴結劉瑾時,徐程便多次勸阻,不過徐俌并未聽手下這個頭號軍師的意見,以至于差點兒釀成慘禍……謝遷一度把他列入閹黨名錄,還是沈溪仔細甄別后才刪除。

    就此以后,徐俌越發重視徐程的意見,幾乎到了言聽計從的地步。

    徐俌臉色有些陰沉,等徐程說完后,直接問道:“王侍郎那邊已打好招呼了嗎?”

    徐程點頭:“已派人去通過氣,明日上午會跟您一起出城迎接沈尚書……不過王侍郎對于晉兵部尚書之事尚有顧慮,畢竟京城那邊至今沒有任何回復,過去走動的人也沒傳消息回來,之前預想能得到首輔謝閣老支持,但現在看來很懸,而且就算朝廷通過任命,時間上也趕不及了……”

    徐俌面色不善:“早就知道沈之厚會到江南,為何不提前綢繆?現在臨時抱佛腳,時間上能來得及嗎?那個左侍郎這幾天怎么樣?”

    徐程微微一怔,隨即意識到徐俌說的是誰,微微搖頭:“聽說還在稱病,明日應該不會出現在迎接隊伍中;再者,他跟沈尚書之間并無多少聯系,想來沈尚書怎么也不會起用他吧?”

    “這可說不準。”

    徐俌道,“之前去送禮的錢師爺回來不也說了,沈之厚盡拿客套話敷衍,說明他對本公并不信任……他不想用本公,難道本公非指望他不成?”

    徐程見徐俌對沈溪并無敬意,反而有針鋒相對之意,趕緊道:“公爺,這位沈尚書如今在朝中風頭一時無兩,就算是首輔謝閣老和英國公都無法壓他一頭,至于司禮監掌印太監張苑更是傀儡一樣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,如此之人只能逢迎不能強來。”

    徐俌道:“你的意思……是有人給本公使臉色,本公還要唾面自干,笑臉相迎?”

    徐程解釋:“官場客套可不能拘泥于一時顏面得失,再者沈尚書不也回禮了么?若他無心跟公爺結交,就不會回禮,只是礙于軍旅這一特殊情況,還有他人未到南京城,所以才會保持謹慎;再者,想要弄清楚他的真正態度,不該等到他入城后當面談及才能確定嗎?”

    徐俌臉色不太好看,不過他沒有出言反駁,畢竟徐程的話有那么幾分道理,他開始蹙眉思考起來。

    徐程道:“沈尚書到底是京官,不會久駐江南,就算想染指南直隸權柄,也該知道力不能及,咱魏國公府滿門忠烈,永鎮江南,與國同休,他絕對不會貿然開罪,起碼面子上的禮數會維系,至于南京守備太監和兵部尚書,都屬于流官,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,難道沈尚書不明白這個道理?”

    徐俌望著徐程:“年之,你說這些,本公都明白,不過你也該知道,本公年歲不小,跟這種乳臭未干的年輕人打交道,實在抹不下面子,他若是在本公面前擺架子的話……”

    徐程道:“公爺您若是覺得有不方便親自出面的地方,便由小人交涉便可。至于給他準備的禮數,也一概以頂級文臣的標準,酒色財氣的東西應有盡有,明日還有韻詩姑娘出席歡迎酒宴……”

    “韻詩,她肯露面嗎?”

    徐俌微微皺眉。

    徐程微笑道:“哪怕是花魁也只是風塵女子,這接待朝廷大員的事,她有什么資格拒絕?已安排人給她送了銀子……況且沈尚書少年英杰,民間女子無不趨之若鶩,哪個不希望能入他法眼?希望英雄難過美人關,到時候倒可留下一段佳話!”

    徐俌不屑地扁扁嘴:“非要用酒色巴結嗎?豎子何德何能?說什么沈國公,不過是當今陛下寵佞的結果,他功績是高,但真的及得上本公祖上開國頂定之功?江南不是他的地頭,來這里若是狂妄自大,謀取本不該屬于他是的東西,就已經可惱了,還讓本公對他巴結有加?哼!”

    徐程明白,心高氣傲的魏國公給沈溪送禮而不得,沒得到沈溪有關結盟的正面反饋,讓徐俌覺得沈溪是因為他曾入閹黨這一舊案而看不起,而徐俌在江南一向目中無人慣了,不自覺激發敵對的情緒。

    現在徐程要做的,就是要讓徐俌靜下心來,重新考慮跟沈溪結盟之事,至于那個韻詩,則是金陵教坊司有名的花魁娘子,賣藝不賣身,深受江南才子歡迎,因平常很難見上一面,使其蒙上一層神(www.vkzw.com)秘的面紗。

    徐程道:“公爺,他到底是過江的強龍,您作為地主,雖說實力方面根本不輸給他,但只要能保住手里的權力,彼此面子上也過得去,何必去計較那短暫得失?就算他不肯合作,將他平平安安送走,就是最好的結果,不然若是他在南京城出了什么事,到時候朝廷可能會追究到底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徐俌皺眉。

    徐程嘆道:“小人剛聽說,倭寇派人混進城里來,想要謀害沈尚書,城里居然有人暗中與賊人合作。”

    徐俌怒道:“有此等事?倭寇著實可惡,他們是否將本公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徐程緊忙勸說:“公爺莫急,現在只打探出一點風聲,還不知到底是何人所為,不過看來沈尚書入城對他自己或者是對咱們來說都需要小心謹慎,他入城帶的人不多,這安保工作就歸于咱們之手,他若出了事,陛下很可能問罪!”

    聽徐程這么一說,徐俌臉色又變得很難看,不過徐程說的道理他卻明白。

    徐程道:“若沈尚書明晚出城,犯險的幾率更高,不如留他在城里過一夜,至于什么韻詩,不過是錦上添花之用……當然,若是晚上可以留他在國公府落榻的話,基本可保證安全無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還要請他到府上來?”徐俌又不甘心了。

    徐程面色謹慎:“公爺,就算是為了面子上的事,您也只能忍了,沈尚書到底是陛下跟前最寵信的大臣,又是皇親國戚,得罪不起……一切都要以大局為重啊!”

    徐俌盡管很不甘心,但終歸還是聽進去了,不耐煩地一擺手:“既如此,那這些事便由你去安排,若他肯到府上,到時候本公跟他私下會晤也是可以的……這些話讓旁人去說,本公不放心,接待之事就全權歸于你手。”

    “得令。”

    徐程恭謹行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溪進金陵前夜。

    隨著二更鼓敲響,南京城徹底安靜下來,此時城里靠近秦淮河的一處私宅卻是燈火通明,一群人趁著夜色而來,腳步匆忙。

    雞鳴犬吠中,一行進入院門,穿過月門和回廊進入堂屋,為首那人將臉上蒙面的黑布摘了下來,正是之前曾跟沈溪有不少過節的江櫟唯。

    “你們都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正堂內對著門站著一名男子,確定江櫟唯的身份后,他一擺手,手下立即退了出去,江櫟唯也是一擺手,讓他的人離開。

    正堂內只剩下二人,江櫟唯跟等候之人相對坐下,盡管燈火通亮,顯得很高調,不過二人對話時卻幾乎是貼耳低語。

    “顧嚴,你不該來南京,為兄知道你想殺了沈之厚,但他這次可是以領兵主帥的身份而來,無論如何你都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冒險……江家只剩下你一人,你該回頭是岸才是。”那人并不是很想幫助江櫟唯,上來便對江櫟唯勸說。

    江櫟唯面色冷漠:“事到如今,難道我還有回頭路可走?”

    那人想了想,突然嘆了口氣:“你走錯一步路,就再難回頭……你實在不該再跟那些倭人勾連,你也算是名門之后,卻是上了賊船,上去容易下來可就難了。”

    江櫟唯冷聲道:“你有何資格教訓我?你跟我還不一樣?之前交給你變賣的東西,你可都已變現?”

    “按照你所說,我將折現所得的兩萬兩銀子購買了絹布和人畜,如今不在城里,這里是契約,你出城之后只管找到地方,便能將之帶走。”

    那人不再勸說什么,從旁邊拿過來一方木匣,打開來,里面是一份份交易憑證,同時還有一些人口買賣的契約。

    江櫟唯拿過來,仔細看過,確定這些東西都沒有問題后,直接拿起木匣,站起身便要走。

    那人問道:“顧嚴是要出城,還是等沈之厚入城?”

    “用不著你管。”

    江櫟唯背對那人,冷冰冰地道,“不過提醒你一句,若是此事泄露出去,無論是否你所為,你全家老小無一人能保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月初十,巳時末,沈溪一行順利抵達南京城。

    此次到南京沈溪并未有帶兵進城的打算,因而下船后,只帶了親隨及親衛一百多人進城,不過出城迎接的隊伍倒是很隆重,以魏國公徐俌和南京戶部尚書王佐為首,同時過來的還有南京六部各衙門、應天府和江寧縣的代表。

    當日畢竟并非節慶日,南京各衙照常運轉,來見的人要么是在休沐,要么是像王佐這樣本身需要跟沈溪溝通和接洽的官員。

    城外并未有百姓列隊迎接,道路早已被羽林衛封鎖。

    魏國公徐俌在江南勢力盤根錯節,在他的安排下,城外各處都有官兵把守,這也是提防有人對沈溪不利而特意做出的舉措。

    儀鳳門外,沈溪并未跟迎接的官員和士紳代表有任何交談,跟徐俌和王佐簡單交流,便準備騎上隨從牽來的戰馬。

    徐俌見狀勸解道:“之厚還是乘坐馬車進城吧,這幾日南京地面不太平,老夫也是為你的安全著想。”

    以年歲來說,徐俌可以當沈溪的祖父,不過從官職和在朝中的地位上來說,卻比不上沈溪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兩人之間便形成身份上的落差,徐俌說話時只能拿出長輩的態度,希望沈溪能尊重這種輩分的差距。

    沈溪笑道:“多謝魏國公好意,不過在下還是喜歡騎馬而行。”

    本來徐俌還覺得沈溪“識相”,但在看到這種拒不合作的態度后,馬上感覺沈溪是故意跟他唱反調,心想:“我好心好意提醒你危險,你非但不領情,還跟我對著來,死了活該。”

    就在徐俌面露苦笑,假意再勸說幾句時,王佐開腔了:“我等也隨沈尚書騎馬入城便是。”

    王佐乃成化十四年進士,今年已經快七十歲,在弘治朝擔任太常寺少卿和光祿寺少卿時曾跟沈溪多次打過交道,算是故人,所以從一開始見到沈溪便顯得異常熱情。

    徐俌瞥了王佐一眼,皺了皺眉,好像在說你個老家伙出來湊什么熱鬧?

    徐俌的名聲不好,王佐也好不到哪兒去,說起來二人都是因結交閹黨受到牽連,唯一的區別是徐俌是自己主動巴結劉瑾,而王佐則是為兒子王云鳳所累。

    王佐的兒子王云鳳,乃成化二十年進士,張彩擔任吏部尚書后將其破格提拔為國子監祭酒,故此打上閹黨的烙印,劉瑾死后朝廷勒令王云鳳致仕,王佐受到牽連,只能在南京戶部尚書任上養老。

    要不是王佐對兒子有勸諫之言,還有便是以前的名聲很高,恐怕也是早就離開朝堂,這其中就有沈溪在劉瑾案后蓋棺定論,對閹黨涉案人等既往不咎,所以王佐對沈溪的態度非常友善。

    沈溪笑道:“王尚書,我們一同入城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沈溪完全忽略徐俌,翻身上馬。

    徐俌恨恨然退在一旁,目送沈溪跟王佐騎馬遠去,心想:“沈之厚死了不打緊,別連累我也被刺客誤傷。”

    這邊徐俌準備上馬車,卻見徐程匆忙過來:“公爺,城內各處要道都已封鎖,保管不會出現刺客。”

    徐俌道:“你拿什么擔保?”

    一句話就把徐程給嗆住了,徐程正不知該如何應答時,卻見沈溪回過頭來,客氣地道:“徐老,我們一同進城如何?”

    突然傳來一句“徐老”,讓徐俌聽了心里很舒坦,臉上勉強堆起笑容:“之厚你先走,老夫這邊還有事需要處理,進城后我等再見。”

    因為沈溪進城要先談公事,不可能即刻赴宴,所以徐俌不打算跟沈溪同行,送走沈溪后才瞪著徐程說道:“現在馬上去調查刺客的行蹤,如果找不到,隨便抓幾個人送到沈之厚跟前,告訴他現在城里不安穩。沈之厚年紀輕輕便眼高于頂,目中無人,簡直反了他了。”

    徐程苦笑道:“公爺,何必如此呢?或許是沈尚書生性豁達,沒有想太多,說話沖了點兒……再則,沈尚書選擇騎馬,也是他對自己的安全有信心,幾天前他便派人進城刺探情況,對城里刺客的蹤跡,或許知道的比我們都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徐俌對堂弟的話顯得很意外。

    徐程再重復了一遍,道:“沈尚書敢騎馬進城,有可能是想要引蛇出洞,公爺其實您根本不必提醒,在這樣的聰明人跟前裝糊涂,未嘗不是一種聰明的做法。”

    徐俌這才知道其實是自己杞人憂天,沒好氣擺擺手:“就算他知道又如何?他自己招惹來的麻煩,莫非還要怪到本公頭上不成?你趕緊去調查刺客之事,咱們絕對不能被他挾制……發現刺客蹤跡,本公立即派人去抓捕,怎么都不讓沈之厚在南京城里出風頭,哼哼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溪進城,哪怕是光天化日之下打馬而行,一路也很太平,不多時順利便抵達南京戶部衙門。

    朱棣遷都后,南京城內六部班子很完善,各衙門并非是年久失修的舊衙,反而全都嶄新,畢竟江南富庶之地,這邊銀兩調撥比之京城更容易些,中樞要兼顧全局,或許要緊巴巴過日子,但在南京就算朝廷不調撥銀兩,地方上也能找到款項,隨便找一些富戶捐贈也足以把衙門修繕一新。

    沈溪到金陵后首先要跟南京兵部接洽,不過因南京兵部尚書出缺,再有左侍郎孫需稱病不出,兵部內跟沈溪接洽之人只有南京兵部右侍郎王倬。

    至于戶部征調錢糧之事,則由南京戶部尚書王佐親自跟沈溪談。

    本來沈溪領兵,只需要跟這兩部接洽便可,但因沈溪還有督造船只之事需要留心,只能臨時派人去請南京工部的官員到戶部來。

    王佐道:“沈尚書旅途勞頓,很多事其實可以等安頓下來后慢慢談,今日魏國公于府上設宴款待,不如我等移步到魏國公府再說?”

    說話間,王佐跟王倬都站起來,要請沈溪前往徐俌府上。

    沈溪卻微笑著搖頭:“在下重任在身,很多事不敢有所懈怠,至于接風宴請之事還是留待將來平定海疆班師回朝時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沈溪的話明顯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王倬跟王佐都是老滑頭,頓時醒悟沈溪不想跟魏國公有太多牽扯,畢竟涉及到南京權力之爭,作為過客不好表態。

    這邊王佐沒有強求,他的年歲在那兒擺著,加上無晉升希望,跟徐俌的私交也不是很深,只是把話傳到便可,別的事他并不需要操心,但王倬則顯得著緊多了,因為按照之前徐俌跟他商議的結果,他將是南京兵部尚書的有力人選,關系到切身利益。

    王倬道:“沈尚書豈能如此見外?中原平亂已結束,但東南沿海平海疆卻非朝夕之功,何況沈尚書進城來,不去魏國公府上拜訪到底說不過去……魏國公老早就派人來迎接,只是一晚上的事,耽擱不了多久,明日一早沈尚書便可回營。”

    沈溪望著王倬,眼睛微微瞇起,他進城前便知王倬跟徐俌間的協議,畢竟如今對方早以南京兵部右侍郎的身份打理兵部事務。

    沈溪笑著說道:“看來王侍郎跟魏國公關系匪淺嘛,不然的話對在下是否赴宴怎會如此執著?”

    現場氣氛明顯變得尷尬起來,沈溪這話說得太過直接,若不知的還以為沈溪是故意找茬。

    王倬的臉色非常難看,他想晉位南京兵部尚書之事不是什么秘密,畢竟南京六部中,真正有實權的便是戶部跟兵部衙門,別的衙門形同擺設。

    王佐笑著打圓場:“同朝為官,我等早就不分彼此,何況南京兵部跟守備勛臣間有來往分屬尋常,若是之厚你不想去,沒人能勉強不是?但這接風宴,還是要有的,若你不嫌棄的話,就算設在戶部衙門后堂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王倬趕緊道:“對對,只要是為沈尚書接風,在何處設宴其實都一樣。”

    沈溪淡淡一笑,好像個不通人情世故的官場初哥一樣,道:“既然魏國公盛情邀請,在下不去,還要改在戶部后衙舉行接風宴,豈不是不給魏國公面子?在下其實也有事想跟魏國公商談……但現在,是否先把正事做完再說呢?”

    王佐哈哈笑道:“對,對,正事要緊,趕緊派人去催請工部,沈尚書這邊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本來有些尷尬的氣氛,在沈溪圓場下重新變得和睦起來,王倬不由暗中抹了把冷汗,以兵部有事為由告辭出了戶部衙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門口,徐程早就在等候。

    雖然這會兒魏國公徐俌已回了家,但還是派人來這里準備迎接事宜,所有的事都由徐程負責。

    “王侍郎,沈尚書那邊……”

    徐程見到王倬出來,迫不及待上前問道。

    王倬便將里面發生之事詳細跟徐程說了,尤其是沈溪那別有深意的話也和盤托出。

    徐程道:“沈尚書這話是何意?那他到底會不會……往國公府一行?”

    王倬想了想,還是不太肯定,苦笑道:“大概會赴宴吧,他不是說有要緊事跟公爺商談?不出意外的話,或許會跟公爺談及南京兵部尚書人選問題。”

    徐程松了口氣,點頭道:“他肯赴宴就好,我這就派人回去跟公爺說及此事,現在一定不能讓沈尚書出事,還要確保他有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……該準備的都要準備好,該送的禮物也會備齊。王侍郎請放心,公爺之前跟您商議之事,絕不會出偏差。”( 寒門狀元 http://www.huxpgv.live/0_172/ 移動版閱讀m.luoqiuxs.com )
一头一码中特码